红茶宴

『Fate/Zero』Nameless/Unknown[01]

*坑品差
*时间四战
*男主原创
*原本CP是男主和红a,现在更趋向于乱炖
*逻辑差,文笔差,打斗差x不懂是我的错请随便问x

01

“兰彻,你的书到啦,快看吧。”

“谢谢横山,终于到了啊。”

兰彻顶着好友给的姓签收了快递,那是他之前订购的医学期刊。在日本的这个房子住了也有个三年了,意外的在语言上挺有天赋的他用了不到1年就能应付日常对话了,获得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而且老板答应他说如果除了服务员他还能在别的方面帮上了忙,工资可以看情况多一点。老板是个好人,兰彻也经常会帮他去接送儿子。

这三年来瑞恩和玛利亚有时会和他联系,问他有没有恢复记忆,兰彻回答没有。事实上看病这么庞大的费用,致使他在两年前就停止看病了,而且他也不好意思再向朋友开口要钱,看病这事就这么放弃了。

虽说看病是放弃了,但友人的帮助是有增无减的,与兰彻交好的一名心理医生愿意无偿帮他找回记忆。西镟藤,他要求兰彻细心记下身边每一件事,尤其是带给他熟悉感的,当然如果有对自己过去的猜测就更好了。而且镟藤告知兰彻说,记忆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想起来了真实,不然别人怎么说也没有办法。

兰彻坐在窗边阅览着杂志,他曾解决了近十几个人,似乎都是和四年前那个医院有关系的。前几天的那个和他在马路上赛跑,由于太过关注他而被卡车撞到了,兰彻没有想到会出人命,慌张的把他抱去医院,医生说即使在撞到前一秒他尽力的减少了伤害,但不管是腿部还是脑袋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怕是到现在还没好。

兰彻呼了口气,合上杂志,他该去上班了,如果横山早上就送过来了这本杂志,他宁愿起早起来看。

在兰彻来之前,这所饭店就因为老板的温厚和厨娘的手艺而获得了无数的回头客,而现在,加上兰彻这么一个传送带,老板和厨娘都省了一份工作,他们乐得清闲,也就更喜欢这个外国小伙子了。

今天是周日,最忙的一天,兰彻进进出出忙的焦头烂额,尤其是早中晚的高峰期,一不注意就落下了几名顾客,兰彻只得连连道歉并马上帮他们上菜。当然也有例外——冷清的角落坐着一位神父,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吧。

“兰彻……”

角落里的声音一语惊醒梦中人,兰彻怀着歉意的心情让厨娘帮忙做了一大份麻婆豆腐,端给那位神父,因为对方是常客,自身也对神父修女什么的有个好印象,兰彻请了神父这顿当做谦礼。神父看着不用付钱还得到的比往常要多的美味,觉得这么漫长的等待还是很值的,于是没有说话吃完走人。

高峰期过了之后便是清闲的下午,兰彻跟着厨娘学手艺,老板则在那算账。兰彻一直对中国文化很是向往,除了厨娘的手艺,还跟着他们学了几句特别地道的汉语。

接下来,就是晚高峰期,晚高峰期是最长的,可以从五六点一直到七八点,这时候很多从学校回来的可爱的小朋友们就会满心欢喜的来这里吃饭,很有母爱的厨娘就会额外赠送他们一些小吃。

“爸妈,我回来了。”

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是兰彻回家的圣钟,兰彻向老板厨娘和他们的儿子告别之后就回家了。

然而俗话说祸不单行,兰彻刚在床上躺下准备休息一下再去看书,就想起来要去晾衣服,前一秒起身后一秒中弹。兰彻把痛呼哽在了喉咙里,冲过去靠着墙,子弹打进了右肩膀,整只手臂都在颤抖着,冷汗浸湿了后背。

很快的,当兰彻冒险冲出房门后,一个身影打破玻璃在地上翻滚一圈卸掉了多余的力,他身上有着数不清的匕首,冲过去拉开房门就是对着走廊尽头的背影甩出了三把,很可惜没射中。兰彻狼狈的躲进书房,随手抽出一本算厚的书,脱掉碍事的外衣,左拐躲过两把飞到并用手上的书档下一把飞向手臂的匕首,破窗而出,松开抓住窗台的手,跳下草坪,跑向大门。

捡起掉落的匕首是很费时间的,这就是为什么追杀者要一次性装备那么多的原因,但到最后他还是用光了几乎所有的匕首。兰彻的好脾气也是有限的,他落跑不代表他无能,等引追杀者到足够偏远的地方后他毫不犹豫的和追杀者干起了架。

突然,手背的疼痛让兰彻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追杀者的匕首就插进了他的大腿把他的手臂压住了,兰彻猛然发现那个追杀者还想拔出来后用手柄反击自己的喉咙,他出离的怒了,不顾后果的抬起另一只手联合被压住的手,在追杀者的手往上抬的时候努力忽视疼痛,上下胳膊一后一前打在追杀者胳膊的前后臂上。愤怒主宰着大脑,兰彻不知道自己这一击重到足以让追杀者的手肘脱臼,一拳在背上,一膝盖在胸口,最后一拳在下巴。

兰彻脱力的大口喘气,看着追杀者往后倒在地上,翻身趴着咳出血沫子,他的大脑终于重回理智。看了看手背,那里有一个奇怪的图案,这大概就是刚才害自己动作停顿的罪魁祸首吧。很久不见敌人动作的兰彻疑惑的凝视着他,医生的职业道德还是占据了上风,他走过去才发现那名追杀者已经气息微弱了。

***
“试问,你是我的master吗?”
空无一人。
“嘖……这次直接连人影都看不到吗。”
***

“你是谁?”兰彻警惕的看着又出现在自己家的人,虽然这疑惑的眼神不像那人的同伙,虽然他的衣服惹眼到不像那人的同伙,但他还是要小心点。

“我才想问你是谁。”那个人穿衣服非常奇怪,以红色和黑色为主,“难道不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吗,master?”

兰彻的脑子又不够用了,“我没有召唤你啊,会不会是他召唤的?”说着抱出来门后的那名追杀者。

“很显然不是。”白发男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咒印都在你手上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家伙召唤的,你这家伙傻吗,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都不认识。”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这咒印差点害得我被杀了。既然你说你是我召唤的从者,称呼我为master,那就解释这一切。”兰彻刚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他只能压住尽量不吼出来,因为不管是瑞恩还是玛利亚,都从来只会和他有话说话没话就挂,“别只在一旁说些有的没的,希望你分的清主次。”

“这次真的摊上了个不得了的master啊,还对圣杯战争一无所知吗。”男人嫌弃的嘀咕着,“既然这样你也就没必要和我一起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会把圣杯给你带回来的。你保住了小命也获得了胜利,这不是很好的策略吗。”

也许是关心也许是挖苦,兰彻觉得很头疼,这种刺头(字面意思)哪个master能受得了?

“首先,我是兰彻.奥玛尔,你怎么称呼我都行。然后,虽然我,嗯,被你说的一无是处,但我也很好奇啊,”兰彻挑起眉头,回应着自称是他“从者”的人的话,“不然你先给我说说魔力和圣杯战争怎么样?”

“是魔术不是魔法,你这种普通人到底是怎么召唤出我的啊……”男人无力般的捂住脸,跟着兰彻的脚步把他该知道的全部告知了。兰彻边给追杀者和自己上药边听着,感慨这世界大千,真的无奇不有。

“说了这么多,坐下喝点水吧,你的名字呢?”兰彻疲惫的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自己陷进了单人沙发里。

“多亏你啊,一个什么都不知道还被赋予咒令的人,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男人翻了个白眼,但并没有动水和沙发。

“好好……我的错。那你说我以后该称呼你什么?不知道的话不是很麻烦吗。”

“直接叫职介好了,Avenger。我说你,问这个难不成还想参加圣杯战争?别开玩笑了。”

“Avenger——明白了,你的记忆我会去找找解决办法的,但既然你是我的从者就先帮我把他送到医院他哥病房那可以吗?我还想收拾一下家。”兰彻指了指那个追杀者,“病房号是425。”

“该说你蠢还是傻,竟然治好一个敌人。”男人抱臂并没有动作的意思。

“我是个医生,我认为一切生命都有权利被尊重,有什么问题吗?”兰彻抬脚上楼,留下这么一段话,“没有就赶紧去吧,说不定等你回来就有线索了。”

Avenger利落的解除概念铠甲,穿好兰彻准备的衣物就离开了。

01END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终于写到正文了好高兴
*Avenger职介是私心x向这个背叛我的世界复仇什么的x
*以后会把各种各种私设单独提溜出来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