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宴

『Fate /Zero 』Nameless/Unknown[03]

*我讨厌写剧情
*坑品差
*自认为超长的一章
*模考成绩要死

03

“我只是路过,没有战斗的意思。”兰彻如是澄清道。征服王等他说完了,继续刚刚的话题,“既然是国王该不会害怕亮出自己的名号吧!”

“你在质问我?区区杂种竟然想质问本王?有幸得以拜见本王却不知道本王是谁的话,这种愚蠢之徒没资格活下去。”

人形金条身后出现了数个金色漩涡,俨然一副谁再说不知道就拖谁出去打二百五十大板的样子。而对于兰彻来说,连自己的历史都记不住,又怎么记得住世界史呢。
“Avenger,你知道那是谁吗?”

“啊,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职介Archer。”

“……Wow,你知道的还真多。”

兰彻很意外Avenger能说得出来名字和职介,更别说他竟然上前一步把自己护在身后了,兰彻挑眉认清了面前红色英灵的一个方面,起码他不会放任自己死。毕竟他以为Avenger会放生他,然后去找个更强大的御主。

“Berserker!”

“我说征服王,你不去招揽他们吗?”迪卢姆多开玩笑的问道。

“我也想啊,不过那边那位拒绝了,而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好好说话的。”征服王惋惜的回答。

“那那个呢?你知道是谁吗?”

“我说这工作是御主的吧?!”

“你也不知道吗……”

这个场景,想必韦伯是最深有感触的,这就像是两个人在课堂上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聊着天。

“你这只疯狗,谁允许你看我了?至少用你的四分五裂来取悦我吧。”

金色漩涡转动,里面的宝具对准了Berserker,其中两把瞬间射向他。然而在宝具对撞的声音和烟尘散去后,Berserker毫发无损。

“那家伙真的是Berserker吗?”

“从已经发狂失去理性来说,身手真不错。”征服王从不吝啬于自己的赞美。

兰彻只看到了瞬间残影,但Berserker那握住宝具的速度和现在毫发无损的情况,让兰彻震惊。

“竟然用你的脏手碰我的宝物,你就这么想死吗,野狗。”漩涡增加,满满当当的金色宝具都指向Berserker,“我就看你那手痒的毛病能撑到什么时候。来,让我见识一下吧。”

事实上,兰彻在英雄王身上看到了自由的影子,这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以前干过什么,和将来要干什么。圣杯会是个捷径,但这不能阻止最坏的结果,或许他无法获胜,或许圣杯根本无法恢复他的记忆。然而这一切只能到七天后见分晓。

“Avenger, 这个吉尔伽美什很强吧?”

“强到二上了。”

“???”

“那看起来Berserker也算不错了。”兰彻不懂二在日语里是个什么名词,但这不妨碍他比较各英灵的强弱程度,现在他越来越对自己这个Servant感到费劲:一个不知名号,未知能力的英灵,如何能了解他并和他很好的配合在一起?哦,现知的他唯一值得敬佩的是毒舌。

陷入自己世界的兰彻完全没注意到那边的战局,直到充满杀气的声音传来,“你这疯狗,让我这应该在天上俯视的王,和你们站在同一个大地上,即使万死都不足以谢罪!你这杂种,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转眼间吉尔伽美什的背后金光连成一片,犹如免费大面积曝光灯一般。兰彻震惊之余,还注意到Avenger脸上复杂的表情,今天的情报有点多啊。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吉尔伽美什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并恼火于一个叫时臣的人的让他撤退的举动。

“捡回一条命,hum?”

“别担心master,他对你这种半吊子没兴趣。”

“我觉得就他来说,有兴趣才是真的要升天了吧。”

“原来还不是那么笨嘛master.”

“嗯……我就把这当成夸奖了。”

“随你的便,还要,以后不要这么早下结论。”

“Berserker 和亚瑟王又打起来了,这次会是御主的命令吗?”兰彻逃掉了再次被扛起来的命运,跟着Avenger 冲刺蹬上集装箱。

“怎么可能,那样子一看就是发狂了吧。”

“原来如此,只要那个Berserker 抓住的东西都能变成他的宝具。”征服王站在一旁,分析着连容貌都是迷的Berserker 。

“那会不会是和亚瑟王有关的人物,比如说他的仇家之类的。”

“大概吧。”

出乎意料的没反驳他,兰彻回头看了看Avenger ,想要确定他有没有事。入目的却依旧是复杂的眼神,兰彻只能分辨出来急切。急切什么?

“Avenger ,你想帮谁?”

这是,直到不能再直的直球,Avenger 一下子被打蒙了。

“肯定是Berserker 吧,能把三大职介之一的Saber 除掉不是再好不过的结果吗?”

还是那种感觉,兰彻可以辨别出来他是否在撒谎,但细想就完全想不出来根据,他压住烦躁的心情告知自己的Servant ,“okey,okey,我很肯定你在说谎,所以随便你帮谁,你帮谁我和谁结盟,就这样,去吧。”

Avenger 打赌这是被以英灵身份召唤出来最玄幻的一次,Servant 帮谁master就和谁结盟?到底谁才是御主谁才是从者??

“不……再等等。”

眼下迪卢木多已参战,却被他的master以咒令为名和Berserker 一起杀掉亚瑟王。

瞬间,Avenger 的箭接连引爆在Berserker 和迪卢木多身上。

“啊啊真是连我都看不下去了,赶紧住手吧Lancer 的master哟。”

“你们不是无意战斗吗?!”躲在暗处的男人气急败坏,这就形成了2v2的场面,原本的胜算又低了,“说起来你这家伙是Caster 吧,一个Caster 竟然用弓箭?!”

“我的master说他路过,我可不记得我有说过。既然没见过就当开开眼界好了。”

兰彻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好心情到毒舌的Avenger ,暗自庆幸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他扒住集装箱的棱,跳下水泥地走向爱因斯菲鲁。

“小姐,我想和你谈谈结盟的事。”

“阿拉,请讲。”

“我和他说好了,他帮谁我和谁结盟。所以你觉得呢?”

“你这白痴还真要结盟吗!”Avenger 不可置信地喊道,虽然看起来兰彻的思考速度是在一步一步的走着,但Avenger 还是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思考速度。
兰彻摊摊手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里说话有点不方便呢,不如一会战斗结束去其他地方好好谈一谈?”爱因斯菲鲁带着笑容礼貌的回答。

“Deal ,我是兰彻.奥玛尔。”

“爱丽斯菲露.爱因兹贝伦。”

随着鼓舞士气的呐喊,战车碾过,Berserker 被撞倒在地上,很显然没有战斗能力了。

“真是不错的两个家伙啊,Caster 主从。”征服王前进几步,对着Lancer 的master宣战,“Lancer 的master,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偷看,不要用下流的手段玷污骑士之战,让Lancer 退下。还有,如果你再继续令他蒙羞,本王将会协助Saber ,击溃你的从者。你要怎么做呢?”

“Lancer ,撤退吧,今晚到此为止了。”听得出来他有多么不甘,咬牙切齿的。

“不胜感激,Caster 和征服王。”

“谁让白痴master已经决定结盟了,这么点诚意还是要有的。”

“Saber, 等你把这笔账和Lancer 算清了,不管谁赢了,我都愿意当他的对手。那么骑士王和Caster, 我们先告别了。”征服王无奈的护好已经无力说话的韦伯,消失了。

“最后是我们,”兰彻转头看向爱因斯菲鲁,“结盟的事明天再说吧,早上9点在COSTA 里,你也需要休息吧。”

“当然,那明天见了Caster 。”

03END

*对于兰彻来说和谁结盟都not a big deal的想法来源于自己在胜利和Avenger 中做出的抉择而已-就算失败他也有其他途径找回记忆
*接上一条,圣杯找上兰彻的原因是兰彻以前的职业(潜意识)对失忆的人不完整的看法,他认为一个人不能失去记忆,记忆是很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在之前接受到的低效治疗和现在已经停止治疗的情况下,他步入了焦虑阶段(设定焦虑阶段完了之后是低沉阶段,最后是适应阶段)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