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宴

『Fate/Zero』Nameless/Unknown[04]

04


“你想就这么让他们误以为你是Caster 吗?”兰彻回到家陷进沙发里,其实在半路上Avenger 就灵体化了,虽然兰彻能感受到他仍在周围,“等等……你要去干什么?”


红色英灵现身走向厨房,接着里面传来了丁玲桄榔的声音。兰彻不明所以,也就放任他去了,现在要紧的是上楼记下这一切。


直到他记完下楼,少说没有什么大变化,唯一突兀的是那个红色英灵——身上的围裙。


“……你是家养小精灵吗?”


“少啰嗦,现在是休息时间吧,我可不想我的master是以猝死收场。”


“现在还早,先整理一下情报再睡吧。”


“挺敬业嘛master,已经决定要参战了吗。”


“是的。现在我们要好好想想结盟的事了。”


“我想先问一句,你的愿望是什么,知道master的愿望才能让我更好的帮你夺取圣杯吧。”


“就像你知道的,我失忆了,如果可以我想找回我的记忆。”


“你还真信任我能打得过Saber 啊。”


“为什么要打得过?我的愿望不算是重要的,如果他们的愿望值得尊重的话帮他们实现愿望也不错不是吗。”


“master你是智障吗。”都说笨蛋看得开。


“不是。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


“那还用问么,英灵就是为了帮你拿到圣杯才被召唤出来的,不过没想到这个master这么不在意圣杯。”


不出意料的没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兰彻耸耸肩,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Whatever, 你对和Saber 结盟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可说的,Saber 肯定是个强力的盟友,但最后肯定是要兵戎相向的。”


“那其他master呢?Rider 暂时不会有威胁,Lancer 应该也是,毕竟刚白费了一个咒令。”


“吉尔伽美什那性子不敢保证,看得出来他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他的master也刚用了一个咒令,就算吉尔伽美什找上门来他也不会阻止的。”Avenger 擦擦手,接着兰彻的分析,“还有Assassin ,在港口时我感觉到了,他还没死,应该说,是他们。”


“他们?Assassin 是以群体召唤出来的吗?”

“正是。接下来是Berserker,他对Saber 的执念会拖住一个强力的助力。最后是Caster 主从,现在还没有露脸的,和吉尔伽美什一样的不稳定因素。”


“总的来说,我们要防备的是Assassin, Caster, Archer和Berserker 。嗯……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兰彻苦着脸问。


“为何不问问你那神奇的小伙伴呢?”


***


“不敢置信,他们竟然炸了一栋宾馆,幸好没人受伤。”洗澡出来的兰彻听了Avenger的叙述,吃惊的皱起眉头,“顺便说我很意外你会泡红茶,然而很抱歉我一向不会品尝它们,毕竟都是苦的。”


“魔术师的战斗就是这样,觉得受不了了就赶紧躲起来吧,省的我还得操心你的安全。”Avenger 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关掉播着新闻的电视。


“这个你就别想了,还有,玛利亚说会给我寄来一些东西。”准备好所需的浴巾和衣物,兰彻再次开口,“去洗个澡吧,洗完了睡觉,明天还有工作要做。”


“从者是不需要睡觉的,而且如果软甲——”


“去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就当是放松。”兰彻掐住话题,决断的不接受任何拒绝,先上楼了。


Avenger 撇撇嘴,他必须要在哪一天给这蠢到无可救药的master认清一下现实:从者就是从者,没必要把他当做普通人来看。但现在,他还是愿意享受一个热水澡的。


***


歪曲的事实和无中生有的罪行被以淡漠的语气阐述。


被告人站在栏杆另一旁,阴影投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的嘴角抽动,嘶哑的声音从干裂的唇间挤出。


“没有。”


随着话音的落下,终于,远离水源一天半的时间后,他再次喝上了甘甜的清水,而干瘪的黑面包,硬是被咀嚼填进了肚子,被告人平静的看着牢狱壁。


距离死刑,48个小时。


他赤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被一把推上了绞刑台。在这最后的时光,他看向高台下自己曾帮助过的面孔。


——能帮助到你们,这就够了。


***


随着坠落,意识回归黑暗,五感连接。微微喘着气的兰彻意识到自己还在床上躺着,天已然变亮。


睁开沉重的眼皮,他看着天花板从又暗又模糊变得清晰又明亮,直到眼皮不再感觉沉重,兰彻决定下床洗漱了。


“很符合美国文化的早餐……真意外。”这是他穿过客厅时给予的评价,热气腾腾的早饭在餐桌上摆的整齐。这幅情景让他唯一能调出来的记忆除了露娜修女的,就是一个模糊的背影,它属于一个妇女。很温柔——兰彻没有再想下去,这带出来的情感很难受。


“Avenger, 我昨晚和前天晚上都做梦了。”


听到这句话,红色英灵就知道自己要露陷了,但也许还能再挣扎一下。


“我想那是你的记忆,但你说你的记忆丢了。”兰彻放下汤匙,看向Avenger ,“你丢失的记忆能在我这里找到,那我假设我的记忆也能在你这里找到。你这几天晚上,梦到什么了吗?”


Avenger 斟酌了一下,开口,“我和你的失忆是不同的,我是召唤不完全使然,是被迫的;而你呢,人类一般只有在想逃避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心理疾病吧?所以你是主动的。”他顿了顿,“再说了,能让你逃避的记忆一定是很痛苦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找回来呢。”


兰彻张开嘴,踌躇许久,然而没有开口。


“就这样,我去洗碗,你去请假,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客人要接待。”


兰彻耸肩,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这个安排,而且从心底也很感谢自家的Servant 结束话题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04END


*日常误导(1/1)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