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宴

[fate/zero]unknown重置01

01

[来到日本三年了,然而这三年一点都不太平。]

Rancho想了想写下开头,他需要把今天发生的事做个总结。

[现在是晚上10点左右,我开始写这一篇可能对我恢复记忆有帮助的记忆手札(大概吧,Kent这么叫它)。

晚上我工作完回家,当我躺在床上时受到了一位女性的攻击。索性受的伤不深,我还可以反击。我在房子里躲避着,被逼到了远离楼梯的书房。慌乱间撞掉了几本书(回来检查时我发现了上面的脚印,她伤了我的心),而我的血流的到处都是。

不得已和袭击者正面对上后,因为手背的刺痛我差点没命了。最后险胜。

我把袭击者安顿回家时,遇见了一个男人,后来他告诉我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叫他的职介就好,也就是Avenger。

但当时我还不认识他,认为他和袭击者是一起的。直到被他的嘴巴所折服。

争论过后他告诉我了一切,包括魔术师和圣杯战争,而最后他说的魔力可以正常输送让我很在意。这说明我有和魔术师一样量的魔力,这可以成为一个线索。]

顿了顿,Rancho翻看了以前的记录,但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三年来关于他身份和记忆的线索少之又少。如果他重视这次的线索,或许会成为一把钥匙。

[我给袭击者简单处理了伤口,并让Avenger送到了医院,我猜她是一周前那个袭击者的姐妹。幼稚,无用的同情心,第一个死的家伙,Avenger这么评价我。我没反驳。

事实上在写这篇记录前我收拾了房子,我在找Avenger会被召唤出来的原因,现有被Avenger承认的线索有:浸了我的血的一页纸,上面画着魔法阵,旁白陈述了一段咒语。

我得说这一书房的书都是Ryen给我的,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但意外的对我的胃口,所以我把它们摆好后就开始一本一本阅读。(这一点我之前的笔记提到过)]

Rancho停笔,收好本子后,下楼向回来了的Avenger打声招呼,烧壶水示意他坐下说话。Avenger早已换回了概念武装,在沙发上坐下,衣服被叠的整整齐齐放在茶几上。

“所以现在我是被卷入圣杯战争了吗?”

“如果你听我话乖乖躲起来就不会了。”

“是个办法,不过我并不赞同。”Rancho耸肩,否决了这个答案,“然后,作为被圣杯选中的你,有什么愿望吗?”

“不记得了,你呢。”

“我要恢复我的记忆。”面对着明显不配合的人,Rancho无奈的打算掐断话题,“不早了,既然你无意配合,就去睡一会吧。”

“英灵不需要睡眠。”Avenger站起来消去身影,而对魔术一无所知的御主无法感知他去了哪里。

硝烟弥漫的主从对话,还没有一丁点线索,Rancho只好去书房找找线索。

***

走进了一个道场,和一个人对打。

隐秘在建筑物后面,偷袭另一个人不成却反被教训。

看到了一个浸在黑水里的肉团,是他朋友。

平静的欧式学院。

炮火和硝烟,鲜血和残骸。

最后是被背叛带来的死亡。

***

一点模糊的画面,感性的猜测,再加上似乎是硬塞进脑子的东西。

Rancho终于从睡梦中清醒,心脏跳得厉害,四肢酸软无力,全身都十分疲惫。他能感觉到身上的毛巾被,睁开眼睛后的眩晕无法避免,Rancho扶着椅子站了起来,穿过走廊把毛巾被放回柜子。

心脏依旧跳得很厉害,Rancho下楼喝了杯凉开水平复心跳,继续回房记上这还有丁点记忆的梦境。

[现在清晨05 30左右,是上篇记录的隔日。

我昨天读着书睡着了,做了个奇怪的梦,醒来之后的毛巾被应该是Avenger帮我盖上的。

偷袭,变成肉团的人,学校,战场,背叛导致的死亡。这就像是一个人的一生。]

Rancho努力回忆着梦里的点点滴滴,不幸的,很多地方都已经变得模糊。

[我猜一开始是在东方(独有的道场),学校是在英国(那种规模的欧式建筑是英国独有的),从战场开始是中东那里(建筑风格占一半,还有肤色)。

这个人是在东方长大,英国读书,最后奔赴中东战场,遭背叛而死的。

这对我恢复记忆有什么用。]

Rancho无力扶住额头,这么分析下来才发现这对他的记忆完全没用。

[梦中吊死前的感受是非常真实的,可以断定这并不是自己的记忆。

但这也许是Avenger的,我最近只和他有过接触。

如果是他的,那么假设这种情况是由于魔力的流通所以是双向的,他会不会梦到我的过去?

如果不是他的,谁的?我想不到了。

我打算下次见到他问一下。]

Rancho停下笔,继续开始翻看找到的几本魔术手札,顺便记着笔记。

[Ryen给我的书里竟然有这些书,我无法不怀疑他是无意的。我身体里也有和普通魔术师相当的魔力,我完全可以假设我其实来自一个魔术师家庭。

那么这些书应该是Ryen从我家书房里取的,起码他没有完全不给我线索不是吗,哪怕这些看起来只是低阶魔术。]

Rancho实验了动作不大的治愈魔术,仅仅前几次他无法顺利的完成,之后他就能十分熟练的使用了。

[治疗:这很重要,我相信不是每个魔术师都能这么快学会,这让我的出身是魔术师家庭的几率变大了。]

接下来他又尝试了低阶探查的魔术,这次实用的比较慢。

[侦查:也许是肌肉记忆太浅了。]

天边泛出了鱼肚白,Rancho恋恋不舍的走下楼去安慰自己的肚子。

噢,这味道真香。

“你在做什么?”

“看也知道了吧,早饭。”

Rancho突然觉得召唤出一个战士也许还不如召唤出一个厨子来的划算,民以食为天嘛。

“闻起来真棒,有我的份吗?”

“英灵不需要吃饭。”

“谢谢,我很期待。”

英灵端上了欧式早餐,三明治和牛奶。

“你是从冰箱里找的材料吗?Fascinating.”

“对于一个天天吃奇怪的东西的人,也算是山珍海味了。”Avenger不想纠结御主奇怪的性格,“昨晚Assassin被干掉了。”

“第一个出局了啊,还剩下七个。”Rancho喝了口牛奶,“被谁杀了?”

“看起来是Archer,远坂家主的英灵,金光闪闪。”

Rancho耸耸肩表示毫无头绪,“我昨晚做梦了,被绞死的英雄,那个是你吗?”

“我说过记忆和名字都丢了吧。”

“那你昨晚做梦了吗?”不等面前的英灵开口,Rancho强调,“我希望你能说真话,这关乎到我的记忆。”

“没有,英灵是不会做梦的。”英灵看着自家御主,快速的回答。

第二次交谈不是失败的,Rancho想,至少这语速表现了他并没有说真话。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