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宴

『Fate/Zero』Nameless/Unknown[07]

07

Avenger 经常会在空闲时间去公园蹲盲人,有时候他比盲人先到,有时候盲人比他先到,还有些时候他等不到盲人。自此他们两个人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去公园前带点什么,杂志,甜点,咖啡,随便什么。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Avenger 烂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于是被各种委托缠身的他就很少去公园了,这让Avenger 以为他们一直维持的“熟悉的陌生人”的关系会就此结束。

直到圣杯战争开始。

Avenger 召唤出了Saber ,那个想要改变历史的少年。然后是远坂家少女的同盟,以及她的从者Archer。

当然,盲人也被卷入了这场战争,哪怕他不具有御主的资格。但令Avenger 讶异的是,盲人完全没有表现出普通人的慌张,而是有条不紊的躲避。第一次,Avenger 觉得他们是陌生的熟人而不是熟悉的陌生人,即使在几乎超过六七年的相处,他却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盲人。

圣战结束后,在Avenger 准备问出一切前,盲人告诉他,他要走了,说希望他能背负好他的理想所带来的一切。Avenger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盲人鼓励他说出自己的想法,但真正到了离别的时候,他矛盾的感情阻止了他的表达。

他的生活从此和盲人的从相交变回平行。

***

Saber 有幸得到爱丽的允许,冲向城堡外的树林,她决心讨伐这个残忍的男人。

像是知道她在找自己,Caster 不紧不慢的出现在她视线里,温柔的向男孩指出了通往救赎的道路,却又残忍的掐灭了属于Saber 的救赎的希望火焰。

瞬间,Saber 彻底对这个男人失去了除厌恶以外的所有感想,世间竟有如此残忍之人而得不到惩罚!她挣脱寄生在男孩体内的恶魔,为了毁灭Caster 而执剑。

***

腹部的,手心的,腿上的。

Avenger 懊悔于自己的速度和不会治愈魔术的事实,这造成了自己的御主正在面前气息奄奄而自己无法做出任何有用的事情。

“撑住点……”

无力的话语,兰彻吞咽的声音和喘气的声音更加重了Avenger 的急躁。在清理了嘴中的血液,兰彻开始一字一句的说话。

“照我说的做。”

“先把我的衣服撕成条状,越长越好,最好不要打结。”

“不够长的话,把结打小一点远离伤口。”

“条状的包扎,剩下的衣物止血。”

他的声音十分的轻,像羽毛一般搔着Avenger 的内心,警醒着他自己御主重伤的事实。幸运的,常年在战场上舔伤的经验让他的动作不至于那么僵硬,包扎的效果也不是太坏。

“好了……我休息一会恢复体力,你先去帮Saber 吧。”

“之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可我现在动不了。离城堡很近了,我休息好就能走过去。”

Avenger 还想说什么,最后放弃了,只是投影出武器供他使用后离开了。紧接着,远处的打斗声愈渐强烈,兰彻挣扎着靠着树站起来,走向被损坏的差不多的箱子。伤口让他的动作变得迟缓而艰难,仅仅是这么一点距离都让他大汗淋漓了,他休息一会后,在箱子里翻找着。

大部分手札都被损毁了,兰彻找出安然无恙的几本,咬着手电筒开始寻找治愈魔术。一回生二回熟,兰彻猜测是肌肉记忆的缘故,很快他就能使用手札上记载的简单治愈魔术了。

关上强光手电筒,视线仍然发黑了一阵,但止血止痛的伤口让兰彻神清气爽,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收拾好余下的手札残片,继续走向城堡。当然在这之前,树林里的打斗声连续不断,唯一庆幸的是没有接近兰彻这个方向。

***

Avenger 赶过来不久就被第三者插足了,他倒也乐得清闲,若是三大职介中的两位联手都干不掉一个Caster ,可就愧对其名了啊。Avenger 悄悄灵体化,赶去寻找自家御主。

END

*口语考试考的我想死

*生前弓私设有

评论

热度(4)